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豫剧名角“芝麻官”被欠50万 协调后兑现成五吨

豫剧名角“芝麻官”被欠50万获赔5吨米

据中国之声报道:以“芝麻官”形象闻名的豫剧名家金不换,在现实生活中作为原告,遇到一起难办的官司:河南濮阳一家米业公司用他的形象做了卖大米的广告,在户外和网络发布,但是三年来一直拖欠代言费。

法院判这家公司支付50万元,但公司欠债太多,老板已经成了“老赖”,判决无法执行。经过法院协调,50万元最终兑现成了五吨大米。有网友替金不换不值,也有人质疑法院“和稀泥”。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

口头协议代言大米 广告牌竖起来了代言费却没着落

金不换在春天里演出不断,他说,当年就是在演出中经地方官员介绍,跟濮阳范县这家米业公司的老板王先生认识。王先生提出用金不换的“芝麻官”形象给他的大米做广告。

金不换表示:“当时这个事儿我也没有很在意,他给了我几袋大米让我品尝品尝,我到他厂里去看了看,感觉还挺好,庄稼人还怪实在,印象不错。之后没多少天,猛然就看到高速公路两边出现了我的大牌子,芝麻官卖大米了,广告代言。”

金不换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双方只是口头协议,没有签合同。得知高速公路边的广告发布之后,他几次联系王先生想谈代言费,但王先生又送了他几百斤大米,反而让他不好开口了:“本来我想跟他说钱的事儿呢,他一给我弄这个,我就不好意思说了。大家都是河南人,好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好意思要这个钱。我等他说呢,他也一直不往正事上提。”

不光如此,王先生跟他的联系也少了:“我们认识之后那一段很火热,他一直给我打电话,非常热情,一挂广告牌之后,给了我几袋大米,感觉第2年的时候就没有动静了,不联系了。他不跟我联系之后,我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平衡,啥时候看到这个广告牌,心里都觉得不舒服。”

金不换起诉,双方协商补偿5吨新米

2017年春天,金不换决定起诉王先生的这家米业公司。王先生得知之后来找他说情。金不换介绍:“我说我平常一年广告费二十万,你最起码给我拿个十四五万不多吧?这几年我“芝麻官”的形象在那儿风刮日晒的,这可够可怜的。他说我挂牌子主要不是宣传大米,是宣传你啊,老弟。我说我还用你宣传吗?你太有点不像话了。我们俩就很激烈地辩解起来。到后来他说,哎呀,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只要你撤诉,我给你一吨大米来补偿你。我说我就值一吨大米吗?”

一番争论之后,双方达成协议:王先生的公司在当年10月底前一次性支付自家的新产大米5吨,如果没有如期如约交付大米,就需要支付三年的广告费50万元。金不换在签订协议后撤诉,但并没有收到大米。因此在2018年再次提起诉讼。

法院判令对方赔付广告费50万

查实企业没有偿还能力,协商以5五吨大米抵偿

河南鹤壁市淇滨区人民法院判令王先生的米业公司十天内给付金不换广告费50万元,但金不换还是没有拿到这些钱。

淇滨法院执行局局长李志兴介绍:“我们在执行过程当中发现这家企业外面欠账太多,在当地法院执行的案子就有十多个。目前来说没有什么可供执行的财产,因为他的厂房、车辆、银行存款……都已经被其它法院轮候查封过了,现在没有偿还能力。”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这家米业公司涉及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件,李志兴补充道:“因为它的法定代表人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当年在当地还是比较有名气的,一些相关的食品产业等等也做得不错,但因为后来也做了一些相关融资方面的业务,投资到别的地方去,就收不回来了。”

淇滨法院介绍,考虑到民营企业的实际困难,他们倡导双方换位思考,化解纠纷,院长亲自与金不换沟通协调,金不换接受了以5吨大米抵偿50万元广告费的和解方案。对于这个“折合每斤大米50元”的方案,有网民替金不换不值,还有人质疑法院“和稀泥”。淇滨法院执行局局长李志兴表示,面对这样“执行不能”的案件,他们已经尽可能帮原告减少损失:“目前企业存在困难是现实的,所有的财产都是轮候查封,前面查封那么多,外债那么多,也可能到最后连这几吨米都拿不到,最高法院去年一直区别执行难和执行不能,他这个情形也是属于执行不能,以他的实力就得不到执行。”

被告王先生的米业公司没有接受采访。金不换向中国之声表示,在强制执行和调解的过程中,王先生一直告病没有露面,身兼公司会计和王先生儿媳的马女士哭诉困难并写下道歉信,让他心软。而自己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也促使他更加包容:“现在是新时代,并且我身为全国人大代表,我的站位、境界不一样,我得理解他、包容他,对不对?我得让他有生存的空间。那我自己虽然打了几年官司,还是舍割掉自己的利益吧,5吨大米就5吨大米吧。”

法院介绍,由于这家米业公司2017年就停产歇业,这5吨大米也是从别处筹来,这几天正从法院运走。金不换表示,这些大米要怎么处理,还没决定。

央广记者 白杰戈,河南台记者 刘佳、温晓磊

上一篇:梅德韦杰夫自曝还没写博士论文:因为没时间 下一篇:没有了